雪落哀殇酱

墙纸:

超时空同居pa。

是看电影前写的脑洞。

和电影设定有点不一样。

不打算详细写了。

+++


2001年的尹昉因为某种原因降落到2016年黄景瑜的床上。

01年那会儿尹昉还没上大学,比绿T小仙草还鲜嫩。

小尹昉那会还没蹿个儿。

用黄景瑜的厨房还得站在小板凳上切菜。

他很会煮饭,就觉得白吃白住不好,要用煮饭顶替生活费。

黄景瑜后来就再没吃过外卖。

中午还经常带便当去公司。

黄景瑜晚上和妈妈视频。

他妈妈说:你是不是交女朋友啦?

黄景瑜:?

妈妈:你看你都胖了,你女朋友做饭手艺挺好的吧?

小尹昉就坐在旁边看,又好奇又羡慕。

黄景瑜挂了视频。

小尹昉说:刚那是什么啊?

黄景瑜说:我们2016年,不用出门,用手机,就想见谁就见谁。

小尹昉说:……那我能借你的手机给我妈妈打个电话吗?

结果当然是没打通。

那个电话早就是空号了。

晚上小尹昉想家了,躲在被子里偷偷的哭,以为黄景瑜没发现。

谁知道床头灯啪的一下开了。

灯光里小孩儿的眼圈鼻头都是红的,眼泪泡一戳就哗啦哗啦往下淌。

黄景瑜就哄他。

给他擦眼泪,给他擤鼻涕,给他讲“你知道黄牛怎么叫的吗”的冷笑话。

小尹昉就破涕为笑,哎呀,又不好意思又可爱。

黄景瑜问他:你很想你妈妈吧?

小尹昉说:嗯。

他十几岁出远门读书,每年只有寒暑假才能回家。

这次是从北京到长沙的火车卧铺上掉下来,正好砸中了黄景瑜。

他每周都会给妈妈写一封信。

黄景瑜就笑:我们2016年都没有人写信了,大家都用微信,短信,电子邮件。

小尹昉就很羡慕。

黄景瑜第二天就给小尹昉网购了台智能机。

给他申请了微信号,教他用微信和自己聊天。

他俩就面对面坐在沙发上用手机聊天。

黄景瑜:👌

小尹昉:这怎么打出来的?

黄景瑜:你看下面有个朝下的箭头,点开里面有个表情。

小尹昉:😊

黄景瑜:……不是这个表情不能乱用。

小尹昉:?这个表情不好吗?

黄景瑜:这个表情是我不喜欢你我鄙视你我静静看着你装逼的意思。

小尹昉:……可这明明是个笑脸。

黄景瑜:我们这个时代,对很多东西的理解跟你们那个时代不一样。

小尹昉:哦。

小尹昉:❤️

黄景瑜:!

小尹昉:那你们的时代,这个❤️是什么意思。

黄景瑜:不是这个没变。

小尹昉:?

黄景瑜:就还是喜欢你的意思。

小尹昉:哦。

尹昉还是要跳舞的吧。

他跳舞的时候黄景瑜就用手机给他录像。

尹昉不好意思,喊他:别拍啦。

黄景瑜没理。

尹昉就扑过来抢他手机。

黄景瑜把手机举的高高的。

尹昉举着手蹦了半天够不着。

就抱着黄景瑜的腰往上爬。

黄景瑜笑死了:你怎么跟个小猴子一样。

小尹昉义正严辞:你不准拍了。

黄景瑜抱着他:好好,我不拍了。

他抱着小孩坐到沙发上,给小孩看手机里的照片。

尹昉就不好意思嘛,脸红了,耳朵红了,连后脖颈都红了。

他脖子很漂亮,后颈的线条流畅又优雅。

黄景瑜看着看着,上手摸了下他的脖子。

小尹昉看了他一眼。

黄景瑜说:哎呀你这里怎么还有颗痣哦!

小尹昉不以为然:我的痣多着呢。

黄景瑜摸他的耳朵:你耳蜗里还有颗心啊。

尹昉觉得痒,就笑着缩脖子躲。

俩人闹了半天。

黄景瑜忽然说:不知道2016年的你在哪里做什么呢?

尹昉说;肯定在老家!做什么都好!但是肯定在老家!

他十一岁离家,对家眷恋远超旁人。

总想读完大学就回老家,天天跟父母待在一起。

黄景瑜说:那我们去找你吧!

小尹昉一怔。

黄景瑜说:去长沙,找2016年的你。

没身份证买了不了火车票和机票。

黄景瑜就开车带尹昉去长沙找大尹昉。

就像公路旅行一样。

深夜在高速服务区吃泡面。

清晨迎着朝阳用一瓶矿泉水刷牙。

路上尹昉的头发长了。

就坐在车盖上让黄景瑜给他剪头发。

他俩嘴里各塞着一半旺仔的棒冰。

黄景瑜一边剪头发一边吸溜。

尹昉一边吸溜一边晃小腿。

也有比较尴尬的时候。

晚上在服务区休息的时候,隔壁车传来奇奇怪怪的声音。

黄景瑜睡不着,翻来倒去的,把尹昉搞醒了。

他听了一会,脸红了。

黄景瑜逗他:哎,你有喜欢的小姑娘吗?

小尹昉说:我不早恋。

黄景瑜说:真的假的?

小尹昉说:……我没有喜欢的小姑娘。

好不容易开到了长沙。

凭着导航和记忆找到尹昉家门。

他俩一敲门。

开门的是对陌生夫妇。

小尹昉愣了一下:你们是谁?

对方答:我们是房主啊。

小尹昉问:我爸我妈呢?

对方说:谁?

原来他们早就离婚,从这里搬走了。

自然也没人知道2016年的尹昉在哪里。

他们从楼里出来。

小尹昉失魂落魄。

黄景瑜十分担心,就拼命地跟他讲话想要分散他的注意力。

他说:哎呀这个点评网上推荐一家口味虾特别好吃我们去尝一尝吧!

就开着车横穿市区去吃口味虾。

尹昉就趴在车窗上不说话。

车开了一半,黄景瑜发现他的肩膀在抖,整个人都在哆嗦。

他把车停下来,掰过尹昉的肩膀。

才看到小孩哭的一脸泪,牙咬的嘴巴都出血了。

黄景瑜就手忙脚乱的给他擦眼泪,哄他。

尹昉说:我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个时代了。

黄景瑜问:为什么?

尹昉说:因为我肯定已经死了,没有2016年的我了,所以我才能来。

黄景瑜说:你瞎说什么呢!

小尹昉说:如果我没有死,我会去哪呢?

他说:我都没有家了,我都没有回去的地方了,没家的小孩多可怜啊。

黄景瑜就说:你不回家,可以回我这儿啊。

他抱着尹昉:不回家也没关系,你往前走,再走一会儿,就一会儿,我就在2016年等你啊。

尹昉用力抱着他,放声大哭起来。

他们最后还是回了黄景瑜。

谁也不知道尹昉什么时候会回去。

或许一觉睡醒他就不见了,或许永远就留在2016年了。

他俩就天天待在一块,挺腻的。

尹昉脚趾甲长了,黄景瑜就抱着他给他剪指甲。

两个人弓着背坐在沙发上。

黄景瑜的下巴就顶在小尹昉的肩窝里。

他们从长沙返程的路上捡了一只猫。

尹昉说:这猫挺像我的,都没家了。

黄景瑜就把猫揣到怀里,跟他说:哪儿没家了?不是还有我呢嘛。

他俩叫小猫点点,一回来就去宠物店给小猫买了猫粮猫砂和猫窝。

还打了个猫牌,后面写着黄景瑜家的电话和地址。

黄景瑜跟尹昉说:就算他走丢了,人家看到这个地址,也会把他送回家的。

尹昉煮饭的时候点点就围着他脚打转。

他俩睡觉的时候点点就趴在枕头边。

黄景瑜给尹昉剪头发。

点点就玩报纸上的落发。

下大雨的时候小尹昉来公司给黄景瑜送伞。

公司同事说:小黄,你弟弟来接你回家了。

小尹昉听到了,就挺不乐意的,跟他说:我明明比你大六岁,怎么就变成你弟弟了。

他掰着指头算:你现在小学都没毕业呢,我都快念大学了!

黄景瑜就说:你什么时候长得跟我一样高了,我就承认你比我大吧。

他俩坐地铁回家。

黄景瑜拉着拉环,尹昉够不着,只好拉着他的胳膊。

黄景瑜就乐的不行,好像占了什么天大的便宜。

圣诞节晚上黄景瑜带尹昉去看电影,请他喝奶茶。

两个人在一点点门口排队,人太多了,黄景瑜就拉着小尹昉的手。

他手多大啊,整个手掌能把人小孩的手包在手心里。

黄景瑜给他买了超大杯奶绿。

2000年出头哪有这东西。

尹昉两只手抱着大杯子,喝一口眼睛就亮了。

黄景瑜问:好喝吗?

小尹昉说:好喝!

然后俩人去看电影。

尹昉喝不完一杯,黄景瑜就接过来喝。

俩人因喝太多水跑了六趟厕所。

坐在他们旁边的小姑娘生气了:你们俩能消停点吗?!

他俩看完电影出来发现街上人来人往。

黄景瑜说:我给你拍张照吧。

尹昉说:好。

他站在巨大的圣诞树前,看到黄景瑜掏出手机给自己拍照。

其实他这个时候已经适应了2016年的生活了。

知道手机是万能的,能拍照,能摄像,能聊天,能按几下,就把很多很多东西,传递给遥远的某一个人。

黄景瑜给他拍完了。

尹昉说:我们一起拍一张吧!

黄景瑜就去找路人给他俩拍照。

好不容易找到了。

一回头,尹昉就不见了。

黄景瑜以为他看到什么好玩的东西,走丢了。

就在街上找了半天。

没找到。

又进商场里找。

还是没找到。

他有点急了。

跑去报警。

警察听他说了半天,问:有照片吗?

黄景瑜说:有!

说着拿出自己的手机,打开相册,忽然发现三千多张尹昉的照片一瞬间全都消失了。

他忽然就明白了过来。

尹昉应该是离开这个时空,回到2001年了。

他失魂落魄的回到家。

给尹昉打电话发微信打到手机没电。

急急忙忙插上充电器守着手机到开屏,啪啪啪弹出来的都是工作和同事的消息。

尹昉就真的再没有回复他了。

手机里电脑里的照片和视频都没有了。

连微信好友栏里那个兔子头像的好友在第二天早上也消失了。

他去厨房拿酒喝。

忽然发现冰箱门上贴着张便利贴。

是尹昉写的:

冰箱第二格有卤牛肉和羊排,是给你明天的午饭,记得拿。❤️

这个时空跟尹昉有关的东西都慢慢消失了。

今天早上是一件T恤。

明天早上是一双袜子。

再过几天客厅里种着的花也不见了。

书桌上放的手作工艺品也忽然消失了。

家里就好像进了小偷,一件一件地,把他存在过的痕迹带走了。

到最后,就只剩下冰箱上那张便利贴了。

房东打电话给他,问他搬家的事考虑的怎么样。

黄景瑜是不想搬的。

但是这一片马上就要拆迁了。

他不搬走,就要跟点点露宿街头了。

他也去公安局里找过尹昉。

想查一查尹昉现在住在哪。

被民警同志用一种看可疑分子的眼神拒绝了。

黄景瑜没办法,只能带着点点搬走了。

一天早上。

黄景瑜一觉睡醒,发现便利贴上的字少了一个。

第二天,又少了一个。

加上标点27个字的纸条,现在只剩下25个字了。

他每天都带着那张便利贴。

时不时掏出来看一眼。

便利贴上的字越来越少。

眼看着就剩下最后一个句号和❤️了。

黄景瑜一觉睡醒。

发现便利贴上只剩下一个❤️了。

他把点点送到宠物店寄养了。

拉着行李去了机场。

他今天要去出差,目的地是北非某个国家。

公司说北京的几个同事会和他在机场碰头。

到登机了,也不见北京的同事出现。

他坐在座位上无聊地翻看广告图册。

一个穿着连体服戴着眼镜的男人从他身边经过。

他愣了一下。

忽然站起来。

空姐被吓了一跳:先生,飞机马上要起飞了,请你系好安全带,回到座位坐好。

那个男人听到声音,回头朝这边看了一眼。

四目相交。

黄景瑜终于忍不住,咧开嘴笑了起来。





















你相信吗?

世间的所有相遇。

都是久别后的重逢。

宇宙中心:

和你相遇之后的快乐和痛苦有一千种。

可是比起不能遇见你,我宁愿这样。